老窝新闻网 > 综合 > 通向古勒山之路——努尔哈赤对女真早期的征服

通向古勒山之路——努尔哈赤对女真早期的征服

人气:1086 发布时间:2019-10-31 15:30:07
在其后的时间里努尔哈赤逐渐壮大最终统一了女真各部。在初步建立根基之后,努尔哈赤采取逐步蚕食,远交近攻的方法,一步步统一了建州女真。努尔哈赤在统一建州之后将目光转向海西女真。努尔哈赤的扩张势必同海西女真...

文/友玲

公元1583年,努尔哈赤在那一年的五月以报复父亲和祖先的名义开始了他的军队,他的父亲和祖先留下了13副盔甲。随后努尔哈赤逐渐扩大,最终统一了女真各部。然而,统一女真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中间充满挫折。努尔哈赤统一战争中,最大的对手是位于海西女真的冶河堡(Yehebu),两个部落之间最大的决定性战役是古尔山战役。

起义开始时,努尔哈赤与明朝的关系相对和谐。努尔哈赤早年曾是李梁成的仆人。在他的父亲和父亲被明朝军队误杀后,明朝立即给努尔哈赤下达了30个命令和30匹马。努尔哈赤开始了他的军队,并首先占领了尼基瓦兰。

尼基怀兰是明代建州女真的代表人物。努尔哈赤崛起之前,明朝希望支持尼赫鲁统治建州的女真。此外,尼克尔格瓦拉是导致努尔哈赤祖父和父亲死亡的直接驱动力。努尔哈赤很快征服了封臣尼基瓦兰(Nikhenwahlan)的部落,但尼基瓦兰没有勇气与努尔哈赤作战,最终被明朝军队抛弃。努尔哈赤在摧毁尼康外兰后积极向明朝进贡。这时,辽东总兵也把努尔哈赤作为明朝在女真的新代理人,给予了他支持。

努尔哈赤的声望在日兴瓦兰(Nikhenwahlan)被摧毁后急剧上升,他占领了萨尔胡市并统一了苏许部。最初的基础建立后,努尔哈赤采取逐步蚕食和远距离近距离进攻的方法,逐步统一建州的女真族。成为女真各部门不可忽视的一大力量。努尔哈赤统一女真的过程中,他积极向明朝靠拢,在1592年爆发的“万里援朝之战”中,他积极请求明朝援助朝鲜。虽然他没有去,但他受到了明朝政府和人民的赞扬。

努尔哈赤将目光转向统一后的海西女真人。努尔哈赤的扩张必然会与海西女真人耶赫发生冲突。冶河系来自蒙古图们江家族。因为它靠近明朝建立的马镇的北关(俗称北关),明朝人有时称冶河系为“北关”。

明朝末年,叶河部落在统治女真族时,有一支骑兵部队值得考虑。据晚明《清涧新乐》记载,“北关骑兵最强,步兵最弱。因此,奴隶们害怕在北方骑马,在北方行军。”这里的北关是指叶河,南关是指努尔哈赤。

然而,叶鹤的力量受到了明朝军队的两次毁灭性打击。

分别在1583年12月,明朝制定了一个“城市圈计划”(city circle plan),引诱叶赫贝尔·清加奴和杨加奴到开元中顾城进行攻击和杀戮。战斩俘虏叶河系一千二百五十一级,夺马一千零七十三级。

万历十六年,李梁成三月再次攻打邺河,攻打山城邺河,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砍头554匹,共有7800匹马。原来强大的叶部落再也没有恢复。与此同时,明军也采取了镇压海西其他女真人部落的政策。万历十五年十月,辽东巡抚顾杨千带兵外出,丁为向导。孟戈路进攻哈达部。明朝军队“拆除了第二堵围墙,斩首了500多名士兵”。哈达部在这之后被大大削弱了。

相反,努尔哈赤吃得很好,并得到明朝的大力支持。努尔哈赤开始在苏苏湖河岸上修建。这座新建的城市叫做法耶拉市。

根据朝鲜的历史记录,当时的法耶拉市周长10英里,分为内外两个城市。外城是用石头建成的,椽子高出三英尺,然后石头和椽子高出三英尺。这堵墙有十多英尺高,粘着材料上涂着粘性泥,但没有垛口、射击台、隔板和壕沟。外门有门板,但没有钥匙。关门时,门用木头水平伸展。内城是努尔哈赤的亲戚,外城是驻军,城里有四五口井。努尔哈赤的军事实力也得到进一步提高。抗日战争和援助朝鲜期间,努尔哈赤告诉明朝,他有3万到4万骑兵和4.5万步兵,他们都很有技巧和勇敢。愿意“征杀日本奴隶,为皇帝服务”。虽然这个数字被夸大了,但也可以看出努尔哈赤的实力有所增强。

努尔哈赤进入海西实际上与明朝关系密切。邺河崛起前,海西女真人的首领是哈达王。

王泰对明朝非常忠诚。他死后,明朝授予王太后的孙子,哈达的首领戴尚。然而,商人的叔叔们和叶河勾结起来攻击商人。商人别无选择,只能向明朝求助。明朝辽东总督顾杨千认为女真必须树立忠于明朝的典范。一直忠于明朝的哈达部必须给予坚定的支持。他认为“应处死两个酋长,善用商人,报道国王和台湾的忠诚,四个野蛮人应拭目以待”。因此,他派他的部队去叶河。在明朝军队的威胁下,叶鹤不得不屈服于

努尔哈赤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与明军联合行动,战后与邪恶的商人结盟。建国军最初开始进入海西女真。但万历十九年,正月初一,恶商被叶布赫村杀死,恶商的遗产被亲叶和势力瓜分。此后,与邪恶商人关系密切的努尔哈赤成为叶的头号敌人。

叶赫贝尔·纳里内·波罗自认为是海西的努琴领袖,他派使者去努尔哈赤的巢穴费拉索要土地,努尔哈赤拒绝了。叶和决定与哈达和惠法联合派遣特使。叶赫的特使非常自豪,给了努尔哈赤三个选择:第一,他被我们三个分开,第一,他直接加入我们,第三,我们发动了战争。一天结束时,他自豪地说,我可以进入这个国家,和平可以跟随我们。努尔哈赤愤怒地反击,认为叶酋长是无用的,他是战场上的老兵。他想什么时候进去都可以。最后,努尔哈赤没有忘记讽刺叶领导人,对叶特使说,我的父亲,父亲,去世了,明朝给了我一个特许状,马匹。你父亲死后,明军甚至不会给你骨头。如果你连你父亲的骨头都没有克制,你怎么敢公开反对我?

既然谈判无法解决,那么我们只能在战场上见面。

万历二十一年六月,叶禾召集哈达、哈拉、会法四支联军进攻建州,洗劫了建州的户部岔村。努尔哈赤的部队前来抵抗,这时四支联军已经撤退,努尔哈赤也拿下了哈达德的领地,到达富麒村,哈达德贝勒门格路的部队前来支援。努尔哈赤命令国家军队的主力撤退,努尔哈赤自己切断了后方。努尔哈赤伏击并杀死了12名敌军士兵,缴获了6副盔甲,18匹马哈达德拜勒·蒙博罗(Hadadebaylor Mongboro)下马,在他的仆人把马交给他之后,才困惑地逃回他身边。

战后,双方彻底撕毁了他们的脸。9月,在耶赫贝尔布兹和纳灵布鲁(Naringburu)的带领下,乌拉贝尔·曼泰(Urabel Mantai)的兄弟哈达贝尔·蒙布布鲁(Hadabel Mongbburu)、布赞泰(Buzhantai)和惠法·巴音达里(Huifa Bayin Dari)被集合,长白山朱谢里和纳灵布鲁(Naringburu)、蒙古科尔沁、锡伯和瓜尔恰(Guaercha)被集合成一个九人的联盟,30,000人的部队被分成三条路线对建州法拉发动进攻。叶赫贝尔率领的九支联军从青龙山脚下的三岛山口向东行进。努尔哈赤为这场战斗做好了准备。他没有急于与联军作战,而是与他的部队签约,派出大量调查人员调查联军的行进路线。

叶和的军队没有行进的纪律。晚上,他在浑河北岸生火煮饭。建州军的侦察骑兵立即得知叶赫军的位置,并立即向努尔哈赤报告:叶赫军夜间越过沙吉岭,来到古乐山。

努尔哈赤很快召集了一次会议,并决定明天早上开战。部署完毕后,努尔哈赤回到府里美美地睡了一觉,以安抚士兵们。早上,努尔哈赤带领所有的王陈达去朝拜汤子,以鼓舞士气。这时,建州的侦察兵回来报告说,他们抓到了一个野河的步兵,他们赢得了3万人的联军。听到这个消息,在场的所有部长都脸色苍白。然而,努尔哈赤并没有惊慌失措,他向部长解释说,虽然敌军很多,但他们组织混乱,领导人很多,部队分散。然而,我们组织良好的部队是集中和协调的,可能无法打败敌人。

努尔哈赤早期防御工事的准备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九支盟军首先袭击了扎哈市,但他们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取得进展。在攻击扎哈市后,他们攻击黑泽市,但没有成功。

然而,努尔哈赤建国军的主力隐藏在扎哈以东的农村。九支盟军也得到消息,努尔哈赤的军队已经到达,并决定停止进攻,为明天的决定性战役做准备。

第二天一早,努尔哈赤迅速率领他的部队到达库格勒山,在那里他目睹了九支盟军进攻黑泽市。努尔哈赤此时抓住机会指挥巴图鲁正面也率精骑一百人,径冲向九军,然后九军联军迅速改变防御正面的方向,正面也按照努尔哈赤的命令,从侧窗向外引诱。这时,盟军被包围并追赶伊杜。努尔哈赤的建国军在山区设置了大量障碍,使得九支联军的形成混乱不堪。努尔哈赤看到敌人的混乱,下令军队发起反攻,建国军迅速冲出大山。伊杜也带领部队进行反击。九支盟军部队开始撤退,叶荷贝尔布布村看到前军队撤退,连忙挥舞军刀监督战争,带着他的部队冲了过去。然后战场上的一个障碍物撞倒了叶荷贝尔的战马,并从战马上摔了下来。这时,一个后来的金世祖冲上前去斩杀布卜村。这时,后面的nalin bubb bubb村看到他的兄弟被杀,震惊地瘫倒在地上。叶和君一团糟。他赶紧抬起纳林·布鲁伯·贝勒,裹住布伯村的尸体,转过马头,跑开了。只见九个联军主力在叶河部溃散,其他部落溃散。

努尔哈赤命令全军进攻九支盟军。建州军击败落水狗,九个盟军立即瓦解所有部队。蒙古科尔沁贝勒安民不得不放弃马鞍,脱下衣服,骑着一匹健壮的马逃跑,当时他的马在逃跑中被困住了。其他人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在建国战争中,叶赫比里布村和下面的4000人被杀。乌拉贝尔·曼泰(Urabel Mantai)的兄弟布占泰被捕。三千匹战马和一千套盔甲被缴获。

建州军取得了彻底的胜利。从那以后,女真从未能够组织如此大的力量来干预努尔哈赤的崛起。古勒山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为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奠定了基石。努尔哈赤在古勒山采取的策略在十多年后被复制到另一个叫做萨尔胡的战场。当时,是大明王朝全力支持努尔哈赤。

参考:

清代太祖实录

明神宗记录

《努尔哈赤传》

《中国军事通史》,清代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