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窝新闻网 > 社会 > 与盲人“角色互换”,半天“全盲”生活让他们处处碰壁

与盲人“角色互换”,半天“全盲”生活让他们处处碰壁

人气:248 发布时间:2019-10-29 19:13:38
在国际盲人节到来前夕,来自上海市盲童学校的学生与武警官兵进行“角色互换”,仿佛现实版的“变形计”一般,没想到盲孩们很快进入了状态,而兵哥哥们因为失去“视觉”而处处碰壁。...

资料来源:Orient.com。

东方网记者熊郁芳10月15日报道:盲人的生活是什么?在国际盲人节前夕,上海盲人学校的学生与武警官兵互换角色,就像现实生活中的“变形仪”。出乎意料的是,失明的孩子们很快进入了这个州,而士兵的兄弟们因为失去了他们的“视力”而撞到了墙上。

我们的眼睛是瞎的,我们的心不是瞎的。

上午10点,上海盲童学校的三名学生在老师的陪同下,来到第四支队第八中队值勤,体验了半天的野营生活。他们都是16岁左右的男孩,一个失明,两个弱视。他们只能看到模糊的世界,但他们可以整齐地折叠将军,他们在战斗和捕捉敌人时也有同样的技能。

孩子们到达中队营地。当他们触摸兄弟们棱角分明的被子时,他们的惊讶难以言表。其中一个,徐俊,坦率地说,“我不能叠这么复杂的被子!”然而,在下一张床上摊开的四床被子在他们手中,不到10分钟就完成了。通过触摸和预测整体效果,仔细记住从哪里开始折叠。初次折叠后,用手感觉表面是否有褶皱,并及时抚平它们……当成品出来时,孩子们的脸都笑了。

杨雨轩来自上海,一个全盲学生。他学习捕捉技术的基本动作非常快。捕捉敌人的每一个动作都被分成小部分。盲人学生充分感受和体验每一个动作。经过反复尝试,杨雨轩很快学会了第一个动作。指导附近学生的第八中队的指导员胡伟也表达了由衷的钦佩,他说孩子们比正常视力的人智商高,学得也快。

孙旭不是瞎子。他能看见一点微弱的光,这使他更容易走楼梯和转弯。从四楼到三楼,孙旭总是走在前面,非常好奇。他不停地问,“你的食物怎么样,武警的兄弟?”你通常训练什么?你参加过重大任务吗?

角色交流:体验半天的盲目生活

这一天,武警代表肖本德也去上海盲童学校体验学习和生活。我认为这里的孩子们应该相对安静和内向,但是在学校的走廊里,我能听到孩子们欢呼和跳跃,广播体操的声音,等等。

戴上眼罩后,邦奇和在场的学生组成了一个团队,打了一个门球。门球内置了一个铃铛。他们可以通过听觉判断球的走向。在邦奇看来,这就像爬山一样困难。这三个学生可以很容易地完成它。

从体育馆到教室的路上,小包裹完全由孙旭支撑着。起初,它突然失去了方向,非常害怕。它害怕踩在台阶和石头上。当它到达教室时,还不清楚教室有多大和布置得有多好。只有老师表示欢迎,并开始上化学课。在一节课40分钟的黑暗中,小束揭示出最大的感觉是盲人在学习上有太多的困难。“先记笔记很难。失明后我不能写作,因为我看不见我写的东西。其次,它特别容易走神,因为以前课堂上有ppt,老师丰富的身体和表情可以看到,但现在只有纯音不断传入耳朵。"

邦奇告诉记者,戴上眼罩后,黑暗降临了,直到那时,他才知道盲人的世界是这样的。在学习方面,与普通人相比,读书有明显的缺点。对于其他人在短时间内阅读的文章,他们需要花很长时间。就生活而言,如果你乘地铁,你看不到牌照,也看不到车站,因为你看不到距离,也看不到行人与他人碰撞或摩擦的速度。“不经历不知道,盲人的生活真的太不容易了,通常做一件感觉很简单的事情要比正常人付出数倍的精力,只是来回的路很不方便。

“交流”经验结束后,第四值班支队还向学校赠送了一本有声读物《如果你给我三天光明》和一段祝福视频。据统计,目前中国大约有1000万盲人。上海盲童学校的周舫老师说,社会对这个群体的接受度不是特别高。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更加关注帮助盲人群体,让他们的生活充满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