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窝新闻网 > 社会 > 辛德勇:重申我对“雒阳武库钟”铭文的看法

辛德勇:重申我对“雒阳武库钟”铭文的看法

人气:4652 发布时间:2019-11-19 18:31:51
“辉煌70年——上海摄影图片展”国庆前夕在上海外滩原汇丰银行大厦举办。展览展出的290余张影像图片是从15万张影像中精选而出,真实记录了上海自1949年以来的每一个重要历史瞬间,也反映了诸多上海“第一...

[编者注]

本文是10月13日晚北京大学教授辛德勇在河北师范大学演讲的手稿。

女士们先生们,老师们,学生们,朋友们,

大家好,我真诚地感谢大家来听我说一些非常无聊的话。

2017年3月3日,《文汇报》副刊《文汇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洛阳五库钟鸣是伪造的》的文章。为了使演讲不那么尴尬和简洁,请允许我把这篇文章的标题缩写为“是吗?”文章《是吗》严厉批评了我自己的一项研究,并引起了学术界和非学术界一些人的注意。当时,在两三天内,几个朋友连续向我转发了这篇文章的微信版本,说它在微信世界里广泛传播。我希望我能回应。这些朋友想听听我的态度:是接受这篇文章中提出的不同意见和观点,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你们学院的老师告诉我,现在,我们在这里的一些朋友仍然是这样,他们想听听我要说的话,希望在理解我的想法后进一步思考相关问题。但是我想也会有一些人想看到这种兴奋。自从《是吗》这篇文章发表以来,已经有很多这样的人了。今天,这些人可能会认为,我认为有人在这个问题上保持沉默,一定是因为论据不足。有充分理由的人永远不会在这么长时间内什么也不说。当我现在来到这里,我可以好好看看我是如何张口结舌和尴尬的。喜欢热闹,喜欢看热闹,也是大多数人的一大天性,这很正常,我明白。

不耐烦的朋友们,请不要认为我是罗嗦的。别担心,我先简单告诉你:仔细阅读这篇文章后,我不能接受评论家的学术观点,直到现在我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但是我真的不想就这个问题写文章。

首先,这是因为没有新的论点,我认为没有必要再提出任何论点。那些从学术角度真正关心这个问题并具有基本人文教育的学者会仔细地将我的论点与《这是对的吗》一书的作者的论点进行比较,并自己判断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在作者看来,碑文“洛阳军械库钟”的真实性可能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但我认为这是一个更加复杂的问题。鉴于这一问题的复杂性,不同的学者持有不同的观点是很正常的,这是文学史研究领域的一个普遍现象。

我认为,在学术面前,在深厚的历史面前,我们每个研究者都是微不足道的。因此,我只会尽力努力学习,而不会太重视我的知识。或者我是对的,或者《是吗》的作者是对的,时间会做出更客观、更真实的判断,没有必要浪费文字和论据,必须为那天的短暂和漫长而奋斗。

因此,你们学院的老师要求我来这里和朋友们就这个问题进行交流。我只能向你进一步解释我的理解,以便帮助你更清楚、更准确地理解我的想法和意见。我不想在这里与《这是真的吗》的作者争论,也不想做那种争吵,也不想说服人们认可我的观点。

这样,那些起哄育苗并想看大型演出的人肯定会失望,肯定会扫了那些新闻工作者的兴。然而,学习就是学习,严格的针锋相对的讨论只能在对学习有着和你一样严格的态度并且直接面对你所有论点的学者之间进行。没有这样的基础,事实上,我根本无法与他们争论。这样,并不是我故意采取任何“语气”。荀子,一位古代圣人,在他的“劝学”中很好地解释了真理,即“不要告诉任何提出要求的人,不要问任何提出要求的人,不要听任何提出要求的人,不要和任何有才华的人争论”因此,必须先有办法,然后再有办法;否则,必须避免。因此,礼貌和礼貌之后是说话的方式,顺从之后是说话的方式,颜色之后是说话的方式。"

《是吗》出版已经很久了这段经历太长了,以至于许多急于看热闹的人都忘记了这个“公案”的原因。所以,让我从头开始慢慢来。

首先,理解的基础

2015年4月,我写了一篇题为《洛阳军械库钟铭文辨析》的小文章,并提交给李雪芹先生编辑的《出土文献》。李梦·雪芹先生和其他专门研究手稿的学者并没有放弃手稿,而是把它收录在2015年10月出版的第七期杂志中。后来,我把它加入了中华书局我卑微的仆人于2016年3月出版的《牺牲水獭和吃植物》一书中。

洛阳军械库时钟

在这篇小文章中,我指出今天保存在大连旅顺博物馆的西汉铜钟铭文,即所谓的“洛阳军械库钟”,是后人伪造的铭文。《文汇报》上发表的文章“是吗”是针对我的。

在《洛阳兵器库钟表字辨证论治》一文中,我首先讲述了我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研究的由来。从过去的文章中可以推断,中国古代的年表系统始于第一年年初的第一年。在此之前,汉武帝早期的年表,包括《元丰》,是在事件发生后写的,并没有在现实生活中使用。这种讨论可以在我的书《建园与盖园》的第一篇文章中找到,重新讨论了中国古代约会的开始时间。然而,刻在“洛阳五Ku中”上的“元丰二年洛阳五Ku城”与这一理解直接矛盾。当时,我试图对碑文进行初步分析,指出它应该是后人伪造的。然而,所作的论证不够透彻,所以他专门写了一篇文章《鉴别洛阳兵器库中碑铭的真伪》,详细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洛阳兵工厂钟铭文(根据旅顺博物馆馆藏文物青铜器选卷)

在此,我要向所有关心这个问题的朋友们强调,汉武帝在现实生活中使用年表制度的时间,不仅是我研究“洛阳军械库钟”碑文真伪的来源,也是我仍然坚信这一碑文是后人伪造的基础。

为了让每个人都明白,这不是我自己盲目的自信,也不是为了穿鞋而切脚,强迫碑文指出它是伪造的。在这里,我需要再次向你们重申我的主要依据。

南宋建安黄安傅山书店联合刻制的《二十四史》三个注释版本的复印件。

首先,唐代司马迁在《史记研究报告》中引用了张华的《西晋文物书》,提到司马迁在“三年”六月被免职。自近地以来,学者们普遍认为今年只能是元朝的三年。同时,王国维和郭沫若都认为《文物志》的这句话应该记录在《汉书·时代》,即西汉的官方文献中。可以证实,西汉的这份官方文件称为“三年”,没有新年的名称,汉武帝的第六个时代,即所谓的“元丰”年,没有使用新年的名称。

二是通过科学考古发掘从甘肃灵台出土的“安定县苦丁”,除了“安定县苦丁”的本名外,鼎盖上还有“两年冶炼盗窃”等铭文。《韩曙地理志》记载丁原仅在三年前建立安定县。因此,这“两年”只能是所谓“元丰”的头两年。因为当地“县苦丁”铸造的铜鼎只有“两年”,前面没有年份。可以进一步证实,当时没有使用年表(因为年表系统肯定是从太初第一年开始投入使用的,因此,在我看来,这个青铜鼎在太初第二年之后的任何一个年表下,铸造“两年”的可能性更小)。

第三,西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出土了大量“工官”式的“骨牌”。最早的日期是太初的第一年。然而,在太初一年前的许多“骨牌”中,没有人发现“元丰”日期。这也清楚地表明,日期和年份制度始于太初时期的第一年(这些所谓的“骨牌”不同于钟鼎铭文的性质。然而,在某些情况下,日期和年份制度已经生效,但日期和年份并没有在太极周期的第一年之前添加。主持考古发掘的刘庆柱先生也当面证实了这一点)。

基于以上三点,我认为毫无疑问,在所谓的“元丰”年中,年数和年份都没有被使用,所以不可能有带有元丰年数符号的铭文。因此,我的结论是“洛阳五国钟”上的“元丰二年”字样只能是假的。

真正关心这个问题的人,我希望你能更认真地逐字读我的文章。这是白纸黑字写的。哪里写得清楚而真实?看看这是否是我用来论证这个问题的逻辑,看看以上三点是否是我所持有的基本依据。如果你没有仔细阅读我的文章,不明白我是如何解释我的观点的,那么你真的没有资格评论这个问题。

在我看来,按照一个正常人的思维逻辑,如果你想否定我关于辨别和伪造“洛阳阿森纳钟”铭文的结论,你必须首先打破以上三个基本理由。否则,我的结论自然会站得住脚,没有人能打败它,也没有人能再打败它。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基本态度,我希望你能理解。至于旁观者怎么想,怎么判断,那只是你的问题:它不仅基于每个人的教育,还关系到每个人的批判性思维能力和智力发展,我不关心这些,更不用说关心它们了。

然而,我认为对于一些在场和不在场的朋友来说,仍然有两个“技术”问题需要简要解释。

首先,我们看到一些出土文物确实有“元丰”的年份。例如,我的文章《洛阳兵器库钟铭文鉴定》中提到的汉武帝茂陵区出土的三件青铜器,并不是上述器物时代的时间标记,而是后来才被人们记住的。它不能作为当时使用年份的证据。对于读过《史记》和《汉书》并理解《史记》和《汉书》两种写作方法的人来说,这些青铜器铭文中的“元丰”一词与《史记》和《汉书》中的用法完全相同。这是显而易见的,不用说。

第二,所有其他古代流传下来的文物,只要没有考古发掘的科学依据,即使刻有元丰年号符号的文物的年代,都应该变成赝品。-这是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也是我讨论这一问题的基石。另外,王还把他辛苦挣来的钱捐给了“国家”,并要求“国家”为他们培养这么多考古学家。

此外,在此,我想强调“汉朝仅三年,天下昌盛”这句话的意义。正是这个铭文促使我重新考虑年表系统的开始时间。我在《汉代国家制度新论》(包括《秦汉政治区划与边疆地理研究》)一文中指出,在丁原在六年内摧毁南越国家并吞并岭南全境之前,汉武帝不可能有“治国”的思想,因此“汉武帝只有三年”只能指汉武帝元丰的前三年。这种用法表明西汉政府此时还没有在现实生活中使用年数来标记年份。

“汉朝后仅仅三年,整个世界将与世界的绝大多数合并”是瓦当的拓本(根据赵李广的《中国古代瓦当地图代码》)

此外,在《建远与盖远》一书的第一篇《再论中国古代年表的开放时间》中,我也在早期改革的背景下,从更广的角度讨论了这个问题。具体实例中,还有陈清·齐杰对桂宫铜灯铭文的考证和解读。结论是袁锋被封两年才“两年”,但标题并未使用。从来没有人说过世界一流收藏家陈介祺进入收藏品的铜灯是假的。这也是袁峰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使用年份的有力证据。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在西汉真正的历史遗迹中,从未见过标明元丰年数的碑文。

陈介祺旧藏桂宫铜灯及其碑帖(根据陈介祺《桂寨金文考》)

在类似的情况下,我在我的文章《洛阳军械库钟铭文辨析》中提到,洛阳军械库尚未被发现,世界各地的所有军械库都有其他铸造物品。这也显示了由洛阳军械库负责人和其他人监管的青铜钟的不合理性,如题词“洛阳军械库钟”所示。

这种可以实施的普遍规律是我认识“洛阳军械库钟”铭文的一般依据,在此基础上我仍然坚持看“洛阳军械库钟”铭文的真实性。我认为这不仅是学者应该有的态度,也是历史学家必须坚持的立场。否则,他不能从事科学历史研究。即使是一个好的古董商也需要理解这一点。

我的观点是,它将来是否能被改变,是否能被废弃,取决于考古学家能否挖掘出年代为“元丰”年数的器物铭文。面对新的确凿证据,只有低头才能低头。这在研究历史问题上是无能为力的,也不是可耻的。这就是我刚才所说的。面对沉重的历史,我们每个研究人员都不重要。没有必要把自己看得太重。事实上,即使我有一张小脸和一张好脸,这并不意味着如果我发现一些让我吃惊的新东西,我一定会比别人差。因为在目前情况下,我坚持的方法是科学合理的。错了,这是历史研究本身的困难和复杂性,而不是我的错。

然而,在我看来,今天在未央宫遗址出土的大量“工官”式“骨牌”已经清楚地表明这是不可能的。

当我们看考古发现时,我们不仅要看考古学家挖掘出了什么,还要注意那些没有挖掘出来的东西——那些不能挖掘出来的东西是世界上从未存在过的东西。因为它从未存在过。今天,即使有些人梦想并热切期待,他们仍然迫不及待,他们能期待的只是一个接一个的假货。

例如陕西历史博物馆2001年收藏的“元丰二年朱仝斗”和西陵印刷厂拍卖公司2016年12月17日出售的“元丰二年尚同林灯”,这两个所谓的文物都缺乏考古地层依据。它们都在我刚才提到的红线之外,上面写着“元丰”年数,与上面提到的司马时迁李和其他三个考古事实相矛盾。因此,它们只能是与所谓的“元丰二杨念五公仲”相同的假货。在我看来,原因很简单。

然而,“元丰二年”这一年被使用得多了一点,并不罕见。因此,我大胆预测下一个赝品可能是“元丰元年”。只是所谓的“元丰元年”比“元丰二年”要复杂一些。在这一点上,我不能在这里说太多。我已经说了更多关于煽动古董商伪造的嫌疑。喜欢看热闹的朋友,就等着看热闹吧(当然,也有可能是我跌破了热闹的脸)。

第二,碑文的缺陷

我上面说过,所有带有元丰年号符号的古代遗物,包括“洛阳兵工厂钟”,都应该被判定为假的。也就是说,不管它看起来有多相似,即使它和真实的东西像同卵双胞胎一样相同,它也应该脱掉看不见的背心。

这样,是因为后人伪造了上一代的文物,大部分是出于“贫穷导致改变”的客观需要,因为他们想改变相当贫穷的生活,他们伪造了人并得到了两个钱来消费。当然,也很少有人故意模仿一些假冒产品,因为他们很无聊,喜欢和收藏家在一起。然而,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的主管都希望尽最大努力让假货看起来更像真货,越像越好,卖得越好,价格越高,赚得越多。

在这方面,他们从未设定上限。没有相似之处,只有相似之处。不仅是那些“撅着尾巴知道单词”的古代写作专家(案例:著名的古代写作专家李玲先生),而且不仅仅是像我这样以思考死者为生的大学教授。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目标。文物伪造者的理想目标当然是混淆真假。如果我们能达到“假是真,假是真”的状态,那么这些人就会幸福。

当然,无论一个人的职业是什么,崇高的理想和残酷的现实之间总是有一定的距离。对于伪造者来说,这个距离的大小主要取决于他的能力和条件。虽然从理论上讲,不管这些伪造者工作有多努力,只要他们伪造,他们肯定会留下相应的标记并被识别出来,但实际上,在一定范围内,一些伪造品往往真的很难仅仅根据其某些方面的特征来识别,因此很多高层次的专家都不容易识破。俗话说,比道高一英尺,比魔法高一英尺。只要一个人对欺诈和假身份的历史有一点了解,他就会明白这是一种常见的现象。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什么比魔法高一英尺,比道高一英尺。

就西汉青铜器铭文的真伪而言,如果我们主要依靠字形笔迹来判断,有时很容易出错。由于我专门检查和鉴定了汉武帝青铜器上的铭文“元朔五年弩”,汉代青铜器上的铭文是真正得到古代汉字大师高度认可的铭文。此外,师父还绝对肯定地告诉我,他见过许多假铭文,这不可能是假的。然而,在我解释了我自己的观点(见“汉”的“元朔五年弩”所附的“建元盖元”和“郭铭描写疑云”)之后,这位古代汉字专家非常坦率地说,他的古代汉字次要原则应该服从于我所谈到的历史主要原则。后来,其他一些在古代汉字领域有很深造诣的学者告诉我,碑文雕刻得很好,仅仅从书写方法上很难看出它的缺陷。

认识到以上情况,并结合这样的实践经验,在鉴别后世的假碑文时,我们必须首先明确,假碑文有时在许多方面看起来与真碑文非常相似,特别是当只检查其特征的一个方面时。换句话说,当比较某些特定的局部特征时,比较的结果将具有很大的相关性。相信真理的人通常相信那些相信真理的人的陈述,而怀疑谎言的人有另一套不同的判断。对立双方各持己见,不会相互让步。如果你用一种表明你必须优于他人的姿态和一种争吵的方式对不同的观点开火,你将更无法进行有用的交流和对话。与此同时,也有其他旁观者在吃甜瓜。他们把自己分成几个小组,大声呼喊支持。结果,云腾变得雾蒙蒙的,这使得越来越难以看清真实情况。

正因为如此,当我检查“洛阳五谷玉钟”铭文的真伪时,我并没有像现在的许多学者一样,从字体的形状和文字的内容开始,特别是像一些古代文献学家一样,把“铭文的字体和字体”视为“讨论这个装置上铭文真伪的最核心的问题之一”(这个词就是“它”),因为在锻造铭文的活动中,字体是模仿得最好的,就像前面提到的“元朔五年弩”郭铭文一样。

如上所述,我首先从“元丰”这一年号的使用是否符合当时使用的年代系统的问题开始。同时,我根据是否有考古发掘,画了一条又粗又宽又亮又醒目的红线。由此可见,西汉时期实际使用的年份题字,可以清楚地鉴别出来,没有“元丰”的年份号。另一方面,那些当时似乎实际使用的刻有“元丰”年号的铭文肯定是伪造的。因此,确定所谓的“洛阳军械库钟”的碑文一定是后世的假碑文。

在《雒阳武库钟铭文辨伪》一文中,我是在业已判定这段刻辞应是一篇伪

大发老虎机 内蒙古11选5投注 云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