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窝新闻网 > > 魂牵“北上无音讯”——来自长征英烈后人们的思念

魂牵“北上无音讯”——来自长征英烈后人们的思念

人气:4266 发布时间:2019-11-18 13:01:30
年近百岁的段桂秀,是目前于都为数不多的红军烈士遗孀。证明书上写着金长哥哥的行踪: ——“北上无音讯”!为了中国革命,赣南作出了巨大牺牲,于都、瑞金、兴国等苏区县几乎家家有红军、户户有烈士,终其一生守望...

一条河,像一张弓,把北岸和南岸分开。

1934年10月中旬,中央红军从江西杜愚河开始长征。在长途旅行中,平均每公里有3名赣南儿童摔倒。

85年后,在赣州10多万名有姓烈士的名册中,32,000多人几乎没有留下任何信息,除了一份带有共同标志的薄薄的烈士证书-

“北方没有消息”。

等待:即使我老了,我也会一直等着你。

人们认为时间已经冲淡了她的痛苦,但小姐总是不经意间推开记忆的门——

1932年,赣州位于杜愚,车前的大樟树下。

告别转瞬即逝的王金长形象,段桂秀只留下一件温暖缠绵的旧衣服。

“我最多会离开三到五年。你必须好好照顾你的家人,等我回来。”王金长脱下他穿的一件衣服,小心翼翼地叠好,递给段桂秀。

一句离别的话让段桂秀等了一辈子。

将近100岁的段桂秀是目前杜愚为数不多的红军烈士遗孀之一。她的银发上覆盖着一块黑色的抹布,多年的风和霜在她瘦削的脸上刻出了沟壑。

王金长参军离开后,段桂秀、婆婆和王金长的弟弟被单独留下。在最困难的时候,她的婆婆不得不出去乞讨以维持生计。

比如段桂秀年纪较大,为了补充家庭,她当过苦力,捡石灰、煤...一百斤重担压在她肩上,所以无法控制的泪水和汗水从脸颊流下,却无法流走她对金长葛哥哥的思念。

不管时间有多困难,段桂秀从来没有想过再婚。她告诉家人:“金昌兄弟信守诺言。他说他最多3到5年后会回来。”

1953年,等待金昌哥哥的段桂秀获得了殉难证书。

证书上写着金昌哥哥的下落:

-"没有北方的消息"!

她想锁上证书,但从来不相信这张薄薄的纸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1960年,当她的婆婆去世时,段桂秀独自一人留在王家的老房子里静静地等待。她不敢离开,因为她害怕金昌的哥哥回来时会找不到自己。

对她来说,保卫老房子就是保卫金昌哥哥的感情和离别协议。

“我会听你的话,在家照顾我妈妈,等你回来……”再一次“相遇”,这个老女孩已经是几百岁的老女人了,用纤瘦的手和额头抵着名望的墙,久久不愿离开。

2019年5月15日,段桂秀在首都烈士纪念公园第一次触摸到王金长的名字。此刻,她终于知道金昌的哥哥再也不会回来了。

赣南为中国革命做出了巨大牺牲。苏联的杜愚、瑞金、兴国等县几乎每个家庭都有红军,每个家庭都有烈士。看着一家人一辈子从“北上”回来并不罕见。

等待,为了这辈子在乎山海分开。从苔藓到白发,军嫂陈古法已经等了她丈夫75年了。每年她都会为丈夫做一双草鞋,直到她失明。临终前,她还在问人们,“我家纪勋有什么消息?”

等待,为了心中挥之不去的眷恋。每年的长征之夜,刘淑芬都会来到首都岸边的老榕树前点燃一对香烛,希望丈夫平安归来。

在摇曳的烛光下,刘淑芬的思绪回到了1934年10月的夜晚,当时她的丈夫小文东匆匆回家,轻轻地嘱咐道:“淑芬,我要走了。”

“去哪里?”

“我不知道,现在就走。”

那天晚上,怀孕的刘淑芬站在首都河岸的一棵榕树下,不情愿地把凋谢的树送回去。

我热泪盈眶,一首熟悉的赣南民歌《送郎曲》悠哉悠哉地唱着——

“我一送他走,他就会被送到里格门前面。里格路直接显示里格的眼睛。用鹅卵石在路上走来走去真的很难。朗会直接踩在鹅卵石上...里格是一条危险的道路,但他肯定会走到边缘……”

在杜愚河岸上,曾经陪伴刘淑芬观赏的榕树依然屹立不倒。歌曲《送郎调》曾经唱过,很久以来一直被改编成一首著名的歌曲《送十人去红军》。

寻找:我走遍了千山,只是为了带我的家人回家。

寻找忠诚的灵魂,寻找多年后的重逢,寻找家庭和国家记忆的延续。

林洛在1931年参加了革命。长征后,“没有来自北方的消息”。

林家的长辈担心,当老人逐渐死去时,以“林洛事件”为名的家庭和国家的记忆会慢慢消逝。因此,根据赣南习俗,林广年轻时被他的叔叔林洛收养,并被要求查明他的下落。

1955年,当家人收到烈士证书时,他们知道罗霖已经去世。林广东那年只有3岁。这家人只知道他叔叔是红五军团的指挥官,但他们不知道他的生活在哪里。

就这样,年复一年,年轻的林广东学习、工作、结婚、生子,直到他成为一个老人...随着林广东年龄的增长,责任落在了女儿林丽萍身上。

林丽萍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找到祖父的下落。她加入了江西杜愚常征院合唱团,合唱团成员都是红军的后代。每次她在一个地方演出,她总是去当地的烈士纪念公园或墓地寻找她祖父的消息。

2014年11月,唱诗班沿着长征路线来到兴安演出。

烟雾散去,只有红色厚重的湘江留下了沾满烈士鲜血的土壤。

广西兴安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公园的著名画廊上刻有许多名字。红军英雄们的年轻生活将永远固定下来。

1934年11月下旬,红军与湘江打了一场血战,突破了敌人的封锁。战斗结束后,中央红军减少到3万多人,其中1000多名来自首都的烈士被湘江埋葬。

林立平发现《杜钰》赫然写在著名的画廊里。她身上的头发似乎竖起来了:爷爷的名字有没有可能在中间,这个名字已经几十年没找到了?

继续触摸,继续寻找!

突然,林立平的脚步停了下来,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一个名字——

Linaloo!

天空下着毛毛雨。林丽萍躲雨,很快拿起手机给父亲打电话:“我找到了!我找到爷爷的名字了!”

渐渐地,在林立平的脸上流淌着,分不清眼泪还是雨滴...

”一把心情沉重的兴安土和一瓶泪流满面的湘江水...“她得知叔叔下落的那天晚上,林广东睡不着,写下了这首诗。

一年后,林立平一家三代来到兴安。

河风吹在我们脸上,灼热的太阳灼伤了我们的眼睛。

盛满烈酒的碗高举在手里,酒随风洒入湘江,见证了四代人80多年的寻找。

“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浸透着红军烈士的鲜血。把这块土地带走就相当于把亲戚带回家,这样爷爷就可以回到他的家乡了。”林立平的家人沿着湘江拿了一把湘江土壤,往盆地里灌了湘江水,然后带回家乡安葬。

那一天,祖父的名字和合唱团成员刘英一起也出现在了英文名库中。那一刻,她和林丽萍在雨中拥抱了很久,哭了。

“你爷爷反抗红军,拒绝陪我一辈子。我成了寡妇,等了他一辈子。其他人认为你祖父虐待我。事实上,我知道我配不上他……”刘英的祖母邹长女等了一辈子,期待一生。当她离开时,她给了她的孩子和孙子们寻找丈夫的任务。

1934年10月,刘英的祖父刘金长生陪同部队进行长征,并给他的家人发了一条信息:我有事要做,过几天就会回来。

一条消息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条消息。

几年后,风和霜满天,只有杀死敌人为国效力的承诺,一句话也没跟小。

它是什么时候磨砺出来的?离开时,刘英的父亲刘广祥才6个月大。奶奶独自抚养他长大,穿着一百户人家的衣服,吃着一百户人家的米饭。奶奶已经守寡40多年了,直到她去世,她的丈夫仍然没有消息。

死亡是什么感觉?邹长女生前曾保存过丈夫身着军装的照片。她眼睛里映出的高大英俊的身影是每晚思念你的泪水。

听到祖母临终遗言的刘英当时还年轻。她不知道祖母说这些话是出于爱还是出于恨。她只知道每次谈到祖父,她都会擦干眼泪。

许多年后,刘英终于实现了祖母未完成的愿望。她渐渐明白了那个用瘦弱的肩膀努力养活全家的女人,也渐渐明白了奶奶看似苦涩的话语比世界上最美丽的情书要好。

遗传:永远向前,只为血液中流动的红色基因

茂盛的松树像一座塔。

85年前的一个晚上,在瑞金叶坪镇花坞村,17个人紧紧地握着手,高举着水和酒,把它们喝光了。

那天,他的妻子就要生了,他26岁的丈夫华蔡琴接到红军的命令,要他集合出发。

沉痛告别妻子华蔡琴和村里其他16个红军兄弟来到山脊种植17棵松树,并告诉家人“看松树就像看人”。他们冲到战场上,再也没有回来。

清明节期间,华蔡琴的遗子华崇启将在这17棵“信仰树”下悼念死者。留给我父亲的唯一遗物是墨盒、毛笔、一支毛笔和一本发黄的笔记本,自从去了北方后,他就再也没有音讯。

每当他想念他的父亲,他就拿出来看一看,或者去后山摸摸他父亲种的松树。

树木和它们的思想也见证了过去80年里山村的巨大变化。

进入华屋村,66栋新客家建筑与附近7套阴暗潮湿的土坯房屋形成鲜明对比。近年来,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华武村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华昌奇家的墙上挂着一张张光荣扶贫证书,他的孙女被大学录取了...他想,当他在梦中再次梦见父亲时,他必须告诉他这两个好消息。

树木在风中低语,传播着延续了几代人的红色基因。

长征是《泰晤士报》留给赣南的品牌,赣南是一片血流成河的热土。今天,历经80多年风雨,一个又一个红军后代继承了我们祖先的长征精神,延续了我们祖先的爱国传奇。

要不是这次事故,钟永春早就实现了他最大的愿望,很快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

2018年5月30日晚,雷雨交加,赣州市会昌县小米乡的扶贫干部骑着摩托车从贫困家庭的家中回到镇政府。他遭遇了一场交通事故,他的生命永远被固定在25岁。

钟永春的曾祖父钟同贵于1934年长征时北上,但没有消息。80多年后,年轻的后来者在消除贫困的战场上流下了同样年轻的血液。

首都到处都是以长征、红军和长征源头命名的学校、街道和体育场。长征精神和其中包含的红色基因在几代人的血脉中流动。

路过玉都县常征园小学的人们经常被洪亮的唢呐声所吸引,唢呐声时而响亮,时而激动,时而悲伤。

2012年7月,常征元小学成立了“红宝贝唢呐艺术团”。一群身穿红军制服、头戴八角帽的“红娃娃音乐家”学习了“十送红军”、“送郎咸平红军”等经典曲目。

"我的曾祖父吹唢呐,让村里的年轻人加入红军。"杜愚唢呐的后裔刘家生说,他希望孩子们可以用唢呐表演和纪念红军长征过河的悲壮场面,并保护这段红色时期的记忆。

“问问你的亲人,红军。

里格斯和他的人什么时候,

回到山里怎么样?"

经常在这里唱歌,刘英让泪水汩汩而下。

我找到了我所爱的人的下落,我无尽的渴望继续流淌。

当唱诗班沿着长征走遍刘颖时,它慢慢找到了祖父母慷慨奔赴战场的答案:“牢记理想和信念,没有什么能阻止长征的成功。”

秋天的杜愚河又深又静。它容纳了一个接一个堆积起来的山脉和时间的无数反射。80多年来,它似乎一直停滞在缓缓流动的河流中。

他们很年轻,并将永远年轻。

记者:陈聪赖星

编辑:郭洁玉

北京十一选五投注 福建十一选五 上海时时乐 赌大小 广东11选5购买